海趣阁

74. 第 74 章

《鸟尽弓藏的将军谋反了》转载请注明来源:海趣阁haiquge.com

宫宴如期而至,江敞从乔美人的卧榻上醒来,乔蔓宁没用下人服侍,亲自服侍他浣漱更衣。

“王上今日可要着宫装?”铜镜前,乔蔓宁一如既往温柔小意。

江敞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着龙袍更有威严,直到宫娥端着托盘过来,看着上面蟒纹若隐若现,还是改变了主意。

“不了,只着常服。”

都说人靠衣裳马靠鞍,若真穿得周吴郑王的,倒显得自己心虚。

即便没那份君临天下的气势,装也要装出来。

“是。王上即便着常服,也是英姿勃发,让奴家一望便心动不已。”乔蔓宁始终含笑,素手替他理着衣襟。

极尽温柔妩媚:“王上,奴家还有一好事,要报于王上知晓。”

江敞丝毫不关心落在她身上的喜事,只搂过她酥肩,调戏道:

“哪里痒?”

“奴家哪里水多,便哪里痒。王上莫非……不知么?”乔蔓宁今日将胭脂涂得恰到好处,弥补了自然脸红无能的缺陷。

倚靠在他胸口,蹭了又蹭,像极了等待主人爱抚的金丝雀。

即便他不问,还是说了出来:“王上,妾身已有了身孕。”

江敞乍一听来,并不十分高兴,甚至加重了手上力度,险些箍断她的细腰。

莫非是她的孩子,冲撞了筝筝的孩子?

不然为何筝筝才小产,乔美人就有了身孕。

乔蔓宁见他脸色不对,心中惊恐。兼之听闻他服用五石散,很担心是走火入魔。

忍着腰间传来剧痛,小心翼翼出声:“王上?”

江敞瞬间惊醒,仿若黄粱一梦,后知后觉道:

“噢,噢。你何时有的孕?”

“回王上,夫君难道忘了吗,是上回你醉酒后,拉着奴家颠鸾倒凤,不知几时。那一夜过后,奴家便常常孕吐。直到前日请御医过来问诊,称是害喜了。”乔蔓宁替他系好腰带,十分乖巧懂事道:

“夫君若不信,可找御医过来问话。”

“不必了。”江敞神色淡漠,显然并不十分关心。

许是自己前段时日服用五石散太多,兴头之上,如临仙境,忘却了有这回事,也是未可知。

乔蔓宁心底有些失落,却不敢表现出来。

从天子到布衣,谁不想要人丁兴旺。漫说王上还没有子嗣,即便是早为王室开枝散叶,还怕多生几个嘛?

左右不是自己辛苦,他只要舒爽完就是了。

“这一胎若为男婴,就抱去给筝筝养。你还要再为寡人,多生几个才好。”江敞道。

想到御医前个来报,王后葵水时受宠,虽未造成血漏,但以后八成是不能再生育了。

他对她既爱又恨,恨不能将她一口口吞吃下肚,又舍不得她孤老终身。

乔蔓宁的笑容僵住,不得不竭力陪着笑颜:

“是。只是姐姐早已不是王后了,夫君你看,她抚养子嗣,是否于礼不合?”

“就算她还未官复原位,但王后之位,也与你无关。她只要活着一天,你就别惦记。”江敞冷哼一声,已早早离开了这里。

回头,又提醒了一句:“还有,一个妾氏,以后别叫我夫君,只有筝筝一人能唤。”

乔蔓宁死死咬住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与寝宫下人,一并跪在地上,恭送王上。

江敞出了清泉宫,往宫宴走,宦官机灵回禀道:

“王上,周将军此番回京都,只带了三十家丁。”

“多少?”江敞还当是自己听错了,“确认连三百也没有?”

“是。王上放心,宫中侍卫已出城多方打探,城外亦无甲士埋伏。的的确确,就三十人。”宦官道。

江敞咬着牙“嘿”了一声,这倒邪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难再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海趣阁hai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贤妻为上(双重生)室友的猎物盯上我我和死对头结婚了菲谢尔的伟大航路蔷薇越轨社区食堂经营指南异世界马甲扮演指南小可怜被迫嫁给大坏蛋后今天也在柯学世界当剧本组我们是宗门最好的一届我对太子暗卫有想法恐同直男闻到了我的信息素救命!被巨星前夫强宠顶不住[崩铁]药王正统在欢愉夫君这不妥吧?死对头失忆后喊我老婆[娱乐圈]公主新婚快乐(重生)经商后养个女儿考状元周老师的北京爱情故事养五条咪后有了最强老公穿越成路人被反派团宠了土著知青不受摆布了我慕娇娇读心后紧抱穿书者大腿病弱皇兄又在耍心机当万人嫌参加恋综原来我才是大佬还好我死得够快谷绪末世的幸福生活她与未亡人系统转职再就业请怜惜我这朵娇花(女尊)米花的猫咖也危险!死对头世子对我真香了成败之名 [赛车][主咒回]疯批富江在线追我!双腿残废,亦能成帝被公子盯上后怎么办?[原神]今天今天星闪闪